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腾讯论坛】如何叫板好莱坞?徐峥:会正面进攻

  6月17日,由腾讯视频、腾讯娱乐主办的论坛《中国故事“叫板”好莱坞》在上海电影节举办。与会嘉宾包括著名演员、导演徐峥,《一步之遥》出品人马珂,韩寒新作《后会无期》出品人方励,星皓娱乐集团董事长王海峰,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总裁助理、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方,《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金马最佳影片《爸妈不在家》导演陈哲艺,《狂舞派》制片人王日平。主持人则由著名影评人周黎明担任,阵容含金量相当高。

  整场论坛以故事创作为基础,辐射开去,延展到中国电影如何抗击好莱坞入侵,以及如何走出国门、面向世界。在诸位看来,写故事一定要以我为主,体现普世价值观,才能影响到更多不分国别的观众。在向外输出的问题上,嘉宾们则有不同意见,徐峥认为创作者完全可以先开发国内市场和观众的潜力,王海峰则认为,向外输出很重要,它还肩负了文化传承的使命。

  论坛上的探讨气氛颇为紧张激烈,主持人周黎明曾与王海峰争执“中国导演是否能拍好好莱坞电影”。不过这种紧张只针对讨论本身,现场气氛仍是十分轻松活跃的。徐峥“指责”方励有宣传《后会无期》之嫌,还“威胁”说自己也要宣传《港囧》。王海峰则跟大家分享了制作《大闹天宫》期间,忽悠美方人员《山海经》是《西游记》前传的轶事。

  以下是我们为大家贴心选取的大佬们的精彩对话。

  徐峥认为国内观众还没被满足,觉得应该优先伺候好他们

  中国VS好莱坞的目前态势

  面对竞争徐峥要正面对抗:我们中国还有很多观众呀

  徐峥:从一个电影人的角度来讲,如果我自己拍一部电影,特别想先解决观影问题,就是我拍什么、别人看什么,我拍的他们能不能来看。为什么说要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我明显的感觉到一种力量,市场已经打开了,如果要做商业电影的话,先要从类型片着手,这样可以比较规范化。所以如果我做的话,先选择类型片。但也不是说完全想好,因为是类型片,我才那样选。如果是一部好电影,不是类型片,我也会选。

  面对好莱坞的竞争,我可能会正面攻击一下吧,因为我觉得我们是可以的,对不对?有这样的基础。我觉得观影人次,这个事情很重要。其实我对中国的电影观众是很信任,中国电影观众特别需要看到自己的故事,在这方面其实远远没有被满足,我觉得还需要有很长的过程使劲满足他们。

  方励:我没有认为好莱坞是一个真正的敌人,大家都是做电影的同行,电影出来,我们希望留在世界上面记录我们的生活、记录我们的历史、记录我们的世界。所以我自己其实特别欢迎好莱坞进入中国。未来我们有更多的同行一起做中国电影,其实我觉得好莱坞未来真正的要在中国长远地扎下去,他们也得需要有中国的合作伙伴

  来做中国的电影,就跟我们的麦当劳、肯德基开始卖油条豆酱一样。世界的,带到中

印度神油国来,对我们观众,肯定是非常好的好事。但未来中国还是需要很多自己的故事,尤其中国这样的历史,这么长,社会这么多巨变、变革,我觉得中国故事的挖掘,未来也是好莱坞的目标。

  王海峰:说到所谓的“叫板”好莱坞,我觉得其实全世界的电影都在跟好莱坞抗衡。日本的票房也不好,韩国也很惧怕好莱坞的电影。对好莱坞的抗衡,其实你要分为几个层次。第一你在所谓在我们本土的抗衡,本土上面,你如何抗衡好莱坞?档期错开还是正面交锋?第二比如说我们国产片、港产合拍片,传统的东南亚市场,如何跟好莱坞电影抗衡?第三可能真的到美国,你要进入美国的本土市场,跟好莱坞抗衡。反正我个人觉得不要抵抗,进攻是最好的防御,进到人家的市场,拿人家的钱,总比在自己的市场死守好,如果进入到他的市场,他拿了三亿美金,你拿到三千万美金,这三千万美金也是多出来的。这是我对于抗衡好莱坞电影的看法。

  《大闹天宫》星皓娱乐老总王海峰爆料,美国人最认孙悟空、毛泽东和李小龙

  如何能写出个好故事

  简单直接最明了 用最普世价值观伺候观众

  徐峥:我觉得我们中国其实有很多故事,两方面,一方面现实主义题材,如果不能达到一个真实的力度,很难做出突破。每天看新闻、微博上面的事情,或者《法治进行时》,我感觉那些都是好故事。如果拍成电影,都是OK的。如果通过的话,都是OK的。可是我们看到,好像韩国电影怎么样,你把韩国电影标准拿过来看看,有多少片子能够通过的。这是一方面的问题。

  还有一个拿传统文化讲这个故事,我觉得这需要很多人大家集体的智慧。我觉得这个智慧不仅仅是电影人的智慧,或者做电影的智慧,需要懂得做电影的规律,观众观影的习惯,怎样把一个制作融合,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找到我们通过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可以输出传统文化里面的价值观,怎样可以让那部分最有价值的东西传递出来。

  马珂:我合作的导演,比如说我和老姜,他和我讲一个故事的时候,听完头三分钟,感觉这个故事非常来劲,好玩,够了,剩下的让他完整这些故事。我能做的是什么呢?鼓励他、推动他、帮助他把这个故事变成一部电影。所以我觉得所谓的中国故事也好、世界的故事也好,有一个共性,莎士比亚开始往下聊,其实都差不多。但只是说法的格式不同,可能他用英文说、法文说,我们用中文说。这可能发生在北京、上海,那发生在纽约。

  价值观的话,只要认为好的电影,价值观都是普适的。我们看“王子复仇记”也好,看到所谓的“英雄救美”也好,都有普适价值。人希望在电影当中得到某种力量、某种安慰、宣泄。其实刚才说到了,比如说老姜的几个电影,《鬼子来了》

  其实讲了一个正确的历史观,这个历史观给大家讲一个简单的道理,日本人在所有国际上面不承认屠杀,其中一个戏,日本天皇宣布投降的时候,日本这个小队把村民都给屠杀了。其实我们一定要在国外有这样的电影来证明当年那是屠杀,这就跟犹太人一样,有这个组织每年组织全世界最好的导演,必须要拍二战,必须要拍犹太人的故事,这是对全世界很重要的宣传,我们不能老天天自己怎么说,要让外国人知道这个事情,这也是一个价值观。任何一个好的电影都有正确的价值观在里面。

  王海峰:《大闹天宫》其实也是,《西游记》肯定是一个中国最经典的故事,这是不用说的,家喻户晓,从3岁到80岁都知道,孙悟空也是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人不知道孙悟空的。因为我们当时美国,美国公司,那时候七大公司都接触过,对于中国只有几个人物最熟悉的,有三个,一个是孙悟空、一个是毛泽东、一个是李小龙,这三个人物他们是最熟悉的。包括我们其实也跟他们探讨过,对于他们如何看待孙悟空,其实这个就是很简单,他们觉得这是东方的超人,所以当时我们开始打东方的超级英雄。

  对于我们拍的时候,因为现在最主流的电影还是视觉电影,所有最卖钱的都是视觉电影,当时包括我们整个故事,其实在改变上面,更多的跟西方故事走,神魔之间,好人坏人分得很清楚。在于电影的游戏规则,可能跟我们的文化有关,美国的文化其实分得很清楚,好人、坏人。所以游戏规则在整个价值观上面是有不一样的。

  我们曾经在美国,大概在三个月的时间跟各大公司沟通的时候,我们把所有中国的名著全部以漫画的形式带过去,很不幸的,包括红楼梦、水浒、三国,他们都说看不懂。后面我们有把封神榜给过他们看,包括山海经,感觉里面有很多怪兽,感觉很有意思。封神榜也说不错,然后就问我们这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后来我们发行人员随便编了一个,西游记前传,一听就说懂了。说我们先把西游记拍好,再拍前传。

  天下霸唱:我们中国不缺好故事,也不缺把故事讲好的能力,我们不要跟好莱坞电影硬碰硬,我们扬长避短,讲出好的故事这是最好的。因为咱们中国的故事,现在一提中国电影,有人说模仿美国电影,题材跟人学习什么的。其实举一个例子来说,《阿凡达》

  刚上映的时候,那个技术咱们都没有见过,一看电影都是“哇”。但是本身那个故事,“阿凡达”这个故事,咱们不能说是抄袭咱们中国的故事,个人觉得作为编剧角度来讲,可能是借鉴了咱们中国传统的一个故事。

  《一步之遥》出品人马珂认为好莱坞最值得借鉴的是技术,比如百老汇歌舞

  如何兼顾中外市场

  我们现在才刚刚“农转非” 出去进来不过是做生意

  王海峰:《大闹天宫》当时设置的时候是六四,中国本土市场占六成,海外占四成。在海外,我们当时预算海外的收益在40%左右。国内现在是1.83亿美金,海外现在是37个国家上映,这是到5月底的,37个国家上映,现在票房是3100万美金,主要的市场还没有上映,美国、欧洲、日本、韩国其实还没有上映。所以跟我们的预估差不多,我们整体的预估,在海外是八千万到1.2亿美金之间,我觉得可以做到的,还是跟我们整个比例是对的。

  徐峥:我们也听到很多的声音,中国电影要走出去什么的,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特别强调这样的论调。我觉得本身这个电影如果里面有符合西方电影观众观影经验的这些电影,自然会走出去。但是我觉得在我们这样一个市场里面,这么大的观影人群,这么大体量的电影市场里面,是不是应该先满足我们中国观众的需求?说你这个电影走不出去好像很丢人的话,在文化上面太有一个自卑和弱势的心理,我不走出去又怎么样呢。我拍一部中国电影,中国观众很爱看的电影,难道外国人没有看,这个电影放到美国,美国人不看,这不丢人。但我们应该要为我们电影走出去做准备,我如果做好一个准备,让我一部电影走出去,我得先研究美国观众什么样、欧洲观众什么样,做好准备,选择做什么电影,要打国际市场的,再做。现在不好意思,我这边顾不过来,先照顾中国观众再说。

  马珂:我觉得这样,一个中国、一个美国。电影工业来说,我们差了人家很多年,我觉得还是体制上面。首先好莱坞电影工业已经有一百多年了,真正我们说中国商业市场和我们所谓的工业起步,我们才刚开始农转非的过程。这个前提下,我觉得这是一个差距,我们要看到。同时我觉得,我们所有跟好莱坞的接触来说,包括这一次拍《一步之遥》,我们更多的借鉴它的技术,比如说它的3D、百脑汇的歌舞,这个地方拿来为我们所用,在我们故事前提下面。这是第一。

  另外一个,在每个市场有每个市场的游戏规则,在中国有中国的游戏规则。如果这部电影去戛纳或者到法国上映,或者到美国上映,有它的游戏规则,这个游戏规则是完全我们不知道的,可能就在于合作了。比如说我想到美国市场,比如说这一次《一步之遥》,我的合作方就是哥伦比亚。我跟他说得很清楚,我做中国,你做全世界,除中国大陆。因为他之前做过《卧虎藏龙》等等发行。

  其实我跟索尼是一个生意,非常简单,他其实想进中国,他们也研究很长时间怎么进大陆市场,好,作为哥伦比亚六大里面做外语片最好的公司之一,进来之后希望在《一步之遥》和老姜的合作有所斩获。让你进来了,但怎么出去?并不是说将来这个电影在海外有多高的票房预期,我更多要的是态度。这个态度,第一终剪权永远在我们这里。第二作为发行的所有步骤要写在我们合同里面,当然我们稍微有一点强势。但我们觉得很公平,生意和生意角度来说,你挣钱、我挣钱,大家都有好,没有道理不把这件事情按照他的规则去做,或者我的规则去做。他的规则,你的A类片是怎么做的,拿一个范本给我们看,我们都可以看到。

  方励:即便好莱坞所有的制作公司来到中国,最后追求的还是投资回报率。好比马总做的《一步之遥》,索尼投资进去,还是希望在中国市场有回报。还是在乎中国市场的观众,来到中国干什么?还是这样。久而久之,没准用中国的故事、中国的创作人员、制作人员,赚钱更多,最后还帮中国电影产业了。做生意、做资本、做金融的,追求什么?最后还是投资回报。由于我们自己的民族文化的特点以及我们观众的喜好,最后好莱坞来到中国,开始做中国电影了。

  《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认为中国电影取材范围太狭窄

  还有高上大的文化责任探讨

  要用中国文化对抗超级英雄 咱自己的取材有些窄

  王海峰:我觉得首先立足本土,这是必须的,但其次一定要输出。电影的输出,到最终,我们输出的不一定完全是电影,就是我们要想我们的文化。美国所有输出的时候,输出的是美国的文化,美国所有经典的形象。如果我们都不去做这个输出,我们下一代只知道蜘蛛侠、蝙蝠侠、钢铁侠。我们中国传统的东西可能就没有了。全世界更加不会知道,比如说我们的小朋友慢慢知道宙斯,但不知道玉皇大帝了。我们怎么让我们的东西,保留我们的文化之余,怎么让全世界起码还能知道我们的文化,其实电影的输出是非常重要的。刚才方励说,美国的电影,所有的商业电影,甚至爆米花电影,都是主旋律。每一次到最激昂的时候,美国的国旗会飘扬,宣扬美国主义,美国的博爱、美国的民主、美国的自由,其实这就是价值观的输出和文化的输出。

  如果我们自己不做,本来我们东西方的文化差异就很大。比如说以电影来讲,因为我们讲对抗好莱坞,电影来讲,我们拍人物传记,如果一个人物没有负面,根本拍的不好看,没有正反面,不可能拍得好看。一些人物不能拍负面,怎么办?第二对于一个,比如我们说的战争电影。战争电影,比如说刚刚马珂说的犹太人,他们每年都会给很多钱拍所谓二战电影,但从来不会拍中国打日本。这个文化对于西方来讲是没有的,会拍犹太人。你想他们拍的,他们说什么?战争是残酷的,杀戮是不可避免的,要从战争中带出人性,最后带出的是反战。我们看我们的战争电影,日本鬼子是坏的、国民党是坏的,最后我们带出的是什么?仇恨。所以这其实就是价值观不一样。

  天下霸唱:我个人觉得,我们中国人讲故事讲了好几千年了,累积的精华,四大名著什么的,民间传说啊,这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的宝藏。我们中国电影取材方向有一点窄,总是盯着一块。比如说这个电影票房好了,后面出来几个完全按照一个套路拍。尤其是一些老祖宗留下的文化,在外国人看来感觉特别好。我记得有一个电影什么埃及盗墓的,《木乃伊》

  ,第一部美国人拍的是埃及的文化,咱们中国人看了觉得特别好,觉得美国人对埃及的历史,怎么拿过来用得这么出神入化。当然后来这个电影拍到中国,拍到中国,暴露了美国人的无知了。

  好比看武侠小说,一结婚,生活一安定下来,他们的冒险生活就到这结束了,后面就不能再出去认识美女啊,故事完全没有意思了。最好连爹娘、师傅都没有。美国人对咱们中国,感觉这个市场挺大、挺好,但不一定美国故事拿美国套路放到中国的文化,也许就会水土不服。应该把美国人玩不转的东西,咱们应该发扬光大。都说世界越来越没有特点了,比如说80年代、70年代、五六十年代,那个时代一看,那个时代的说话、穿衣风格,那时候年代的背景在里面。但你说现在,全世界,你是麦当劳,我也吃麦当劳,过的都是一样的生活,说话的语气方式都是一样的,文化特点越来越小,所以咱们不应该把过去那些传统的精华给放弃掉。

  爆冷夺金马奖的《爸妈不在家》导演陈哲艺分享他的小制作走出亚洲的故事

  展望未来路阻且长

  《狂舞派》票房惨要找原因 《爸妈不在家》胜在情感共鸣

  王日平:《狂舞派》的剧本第一次,是很难找到投资的。第一没有演员,只有一个剧本,找了四年,去年才可以开拍的,所以找资金方面是比较困难的。香港的内容比较强烈,整个故事暂时来说,香港的一些文化,一些年轻人的故事,所以我们拍的时候,也是以香港作为主要的市场。最后的票房是港币500多万。我们在珠三角也上片了,但票房不太好,台湾放映效果也不太好。台湾是配国语的。不知道,很奇怪,有时候市场上面的东西,不一定在香港成功,也代表其他地方都可以成功的,这个有待再考虑一下问题出现在哪里。

  陈哲艺:去年我去了韩国釜山电影节,我们有一个韩国的片商买了《爸妈不在家》,在戛纳的时候,我很好奇,他带我去吃饭,他开着车,你知道现在全亚洲、全世界都很哈韩,大家都在看韩剧、看韩国明星,包括我老婆。我想说你怎么会买一个没有明星,也不知道这个导演是谁的一个新加坡的小电影,我就问韩国片商,然后就跟我说,你这个片子有韩国人的情感。其实我现在还在弄懂讲的是什么。刚才我们讲到普适的价值观,反而我觉得,我觉得一部电影要走得出去,可能不是普适的价值观,而是普适的情感,我觉得那是重要的。

  王海峰:中国影片不会比好莱坞的片子差。因为现在其实我们看到好莱坞现在进来的这三十多部影片,几乎已经是好莱坞最好的影片了。最卖座的影片了,几乎已经是了。再有,其实美国也就那么多,再进来,你再开放十部,也就那么多。而且我们还有一个审查制度,不是什么都能够进来的。不是他想进来就能够进来的。

  陈哲艺:我对中国的市场不是很认识,但是我记得,昨天我美国的经纪人就跟我说,现在好莱坞的所有公司都想进入中国,说现在他们最怕的是,几年后,中国的导演、公司都学会拍好莱坞电影了。但那个时候,不管五年、十年后,不觉得美国人还是搞清楚中国文化,他们可能还是拍不出中国。

  观众提问很“调皮”

  韩寒郭敬明双双趟枪

  记者:同为作家转型的新进导演,方励老师如何看待郭敬明的《小时代》

  和韩寒的《后会无期》?作家的文字风格对电影风格有多大的影响?

  方励:实际上对郭敬明导演,是我四川老乡,但我本人没有见过他,也没有读过他的小说。对《小时代》我非常抱歉,我《小时代》没有看。但是作为《后会无期》的参与者和制片人,包括也是投资人之一,其实我是衷心的希望这两个能成为社会话题的电影,都好,我觉得是互相帮的,真的互相帮忙。《小时代》前面,《后会无期》出来。这个话题,围绕这两个电影的话题,最后可以帮到这两个电影。但如何看待作家转型,只要我们的目的很清楚,我都支持。

  本来我们电影需要很多能制造话题,能产生票房,能激励观众进电影院的,我就佩服你。对郭敬明我真的很佩服,这么敬业的赚钱、这么敬业的为了这个电影不顾一切的去营销这个电影,我发自内心,作为一个制片人,我真的很感激、很佩服。韩寒导演如果像郭敬明这么卖力,营销他的电影,我们所有投资人非常感激。

  记者:同一部影片,往往可以看很多次,可能指续集。这个情况国产片如何应对,怎么重复观影人群产生的影响?

  王海峰:我觉得最卖座的电影是两大类型。第一是合家欢。第二刚刚说到英雄类的片子,其实包括像《让子弹飞》

  ,包括像《泰囧》,都是另外一种类型,就是所有的朋友,会有很多朋友去看的电影。比如说今天我们是六个人看,明天如果有朋友叫我,我还会去看。这个类型属于一大类型,再往下分才是各种警匪惊悚等。合家欢,从小朋友到家里面老人,一去可能五六张票。到party的时候,《变形金刚》都是属于party电影,其实包括《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都是属于这种类型的。所以这种人群是会重复观影。

  包括中国电影,在五亿以上的电影或者七亿以上的电影,一定有大量的重复观影,不可能依靠三千万人群重复看,这是不可能的。

  记者:内容创作上面,中国有哪几个社会问题是急需用电影表现的?

  徐峥:我觉得有太多了,真的有很多的内容,从上至下,不管从公共平台、社会现实,还是从情感关照和心灵出口,我觉得信仰问题,我觉得都是,都有。我相信这个里面一定有很多,完全在审查范围内没有问题的,这些题材远远可以被开发。

  我举例子来讲,简单的拍一个关于小保姆的电影,这里面牵扯到很多价值观,不同阶层人物情感的冲突和社会现实,以及心灵出口,人和人之间关系沟通的这些题材,一定是这样的主题。

  记者:我这有一个故事,刚才在楼下遇到一位36岁搬运工,他从来没有写过剧本,但看过《阿凡达》之后想写一个非常好的剧本。今天早上从外地过来的。对于他这样的,平民的编剧,各位对这种编剧,有什么样的建议,能够让他实现电影梦也好,或者给他一个切身实际的建议也好,这是我的问题,谢谢大家!

  方励:任何一个电影故事,首先必须是电影故事。刚才大家说了很多,中国有无数的故事。我们有大量的电影故事的素材和人群,但是否可以提炼成一个电影故事,这要考功力。我每一年收到大量剧本,特别痛苦的是不是一个电影故事。

  我们说中国缺编剧,缺的厉害,不是一般的厉害。很多试图做编剧的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是电影故事、电影编剧,这是我们今天经常面临的挑战。我觉得任何一个人,不管年纪多大,不管有什么样的水准,听来的、感受到的,只要是他的独特性,能够打进观众的心灵,刺激观众的眼球,都有可能成为一个电影故事,不是说我们任何人想做编剧,我们有没有机会,其实人人都有机会,关键你能不能提炼成一个有可能发展出来一个好看的电影,打动人的电影,这个故事本身构不构成一个值得一群人花心血投资做成电影的故事。刚才你说的那个搬运工,无所谓他是不是搬运工,只要讲的故事有意思,无所谓他是干什么的,带来这个信息,带来这个创意点是否精彩。

  欢迎关注“腾讯视频行业透视”(微信号:TXVideoPerspective),我们将为您每天提供视频行业热腾腾的海内外行业热点,当然更多超实用的视频营销干货,我们也毫不吝啬地迅速给到您。至于最前瞻的行业数据、新锐的观察评论更加是我们的标配。不只兜售资讯,更量贩价值,腾讯视频与您一起前行。

关于作者: zhaosf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